中国货币周述:央行周小川的GDP预期引发债市震荡

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评论引发本周债券市场轻度恐慌。周小川预计下半年经济增长高达7%的言论刺激债市收益率上扬。

上周末周小川在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秋季会议时发表了这一评论,早于国家统计局(NBS)3季度GDP数据的官方发布时间。市场预计,继前两个季度增长6.9%之后,3季度GDP增速将小幅放缓至6.8%,因此央行行长在10月19日数据公布前发表的上述评论着实令市场为之一振。

周小川的评论极大影响了信心,引发了GDP快速增长可能会推升利率以及通胀上扬的担忧,刺激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升破3.7%,为2015年4月9日以来首次。

交易最活跃的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(2027年8月3日到期),收益率自上周五3.6725%上升至本周三的3.7450%,升破了很多交易员和分析师认为不可能的3.7%。

一位驻北京的商业银行债券交易员表示,“债券市场对经济数据十分担忧”,“周小川的评论迅速扭转了市场对经济增长放缓的预期,挫伤了债券投资者信心”。

周小川的评论令一整周良好的银行间市场流动性黯然失色,本周中国央行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慷慨,在共产党19届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努力维持流动性和货币市场利率的稳定。预计19大会有一些高级官员人员变动,巩固习近平在党和国家的领导地位。

基准7天存款机构回购利率–体现银行间借款成本的利率,本周平均水平为2.8704%,对比上周为2.9056%。7天回购利率,体现所有金融机构借款成本的基准利率,平均为3.1419%,对比上周为3.3618%。

CFETS-ICAP货币市场信心指数本周平均水平为42.6,低于上周的50.9。

中国人民银行本周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注入5600亿元人民币。上周和本周共有4395亿元人民币中期贷款便利到期,但被上周五的中期贷款便利新注入4980亿元抵消还有剩余。

周三农村商业银行的银行间交易员表示,“流动性充裕,中国央行的大手笔注资确立了本周相对宽松的流动性环境”。“我认为在11月之后才会出现流动性拐点”。

一些交易员表示,即使没有周小川的评论,本周也有预示债券收益率上扬的信号。因为投资者维持观望。

另一位来自北京的商业银行交易员表示,“如果考察上周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,你可以发现收益率已经上扬,尽管流动性环境相对宽松”。“当债券收益率在没有新的好消息时下行,那么接下来很可能会上扬”。

市场参与者的止损策略也导致了债券收益率上扬。

周二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建衡在报告中指出,“9月份,一些非银行金融机构受8月份经济数据疲弱刺激增加了债券购买”,“但止损机制迫使他们在收益率上扬时抛售,导致收益率进一步上扬”。

兴业证券分析师唐越和黄卫平在周四的报告中指出,中长期债券主要投资者是小型和中型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,由于无法向大型银行那样吸引大规模存款,这些机构的流动性压力较大,负债结构不稳定,因此当债券价格下降时他们将迅速出售,以免未来价格下降造成更大损失。

周四上午GDP数据公布前不久市场的担忧达到了顶峰,一些人猜测3季度增长最高可达到7.3%。当最终数据公布后,与市场的6.8%估值相符,债券市场担忧顿时释然。交易最频繁的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自3.7175%下跌至3.70%,但随后反弹至3.7125%。

中兴证券债券分析师明明称,“3季度GDP数据公布打消了债券市场对经济增长如此迅速的恐慌”。“短期内,这对于债券市场是好消息”。

天风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宋学涛表示,“尽管GDP仍保持稳定增长,商业周期已经达到峰值,目前进入到收缩期”,“长期债券不会长期维持高收益率”。

他指出,“任何促使债券收益率上扬的事件都是买入机会”。

周四上午,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,将继续打击金融市场违规行为,加强对市场金融监管。郭树清的评论犹如一阵寒风席卷市场,抑制了债券收益率受GDP数据影响进一步下跌。

第一位北京交易员表示,“债券投资者仍十分谨慎。即便当GDP数据好于债券投资者预期,债券收益率也没有大幅下跌”。“市场仍心悸于严厉的金融监管冲击”。

中国证券债券/固定收益分析师黄文涛和郑凌怡周四表示,“政府政策重心仍放在供应侧改革、防范金融风险,主要基调是维持中性货币政策立场和强劲的金融监管”。

他表示,“考虑到未来还将出台一系列新监管政策,债券收益率可能不会大幅下降”。

经济环境将是指引未来债券市场方向的关键决定因素。

“投资者需要密切留意经济下行是否比预期更糟”,“这是未来引起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放松”对债券市场有利的因素。

本周人民币走弱,周五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6.6210,对比上周五报6.5868。